中島 健 人 名言。 難忘的風景:日本「轉向文學」作家島木健作

中島健人戀愛依存前輩 @ 莉塔參上! :: 痞客邦 ::

中島 健 人 名言

DIAMOND RING 的佐佐木健介在 2月 13日東京後樂園旅館的記者會中正式發表了現役引退的消息。 在 2月 11日的「親子對決」中敗給中嶋勝彥後,就發出了引退意味的訊息。 健介說「輸的時候很高興,就在想這時該結束了」、以「這幾年來不曾有過的最佳體調狀況」決定引退,沒有引退興行之類的活動,就這樣直接引退。 引退後的相關發展目前仍然未定,「想做之前不曾做過的事,比如說滑雪」健介笑著如此說。 沒有落下眼淚,記者會在笑容不斷中持續進行,夫人北斗晶給予健介慰勞的 KISS讓他感到很高興。 「記者會的情況」 健介「無關乎今天的緊急會見,對來到這裡的人感到非常的感謝。 2月 11日在 DIAMOND RING的後樂園大會,在那個試合後的發言就代表了全部。 在 2月 11日與中嶋勝彥的比賽敗陣時,其實我很高興,中嶋是不管怎麼樣辛苦的練習一直都很努力的,各式各樣的困難他也都跨躍過來了」。 那樣的男人打敗了佐佐木健介。 心情是非常的高興。 但是我到今天為止的試合如果輸了都是非常悔恨的心情。 後悔過後就會「好!」一聲地繼續努力下去。 」 在決定引退的那個比賽緊接著呢? 健介「嗯。 但是縱使在那場試合就算打贏了,比賽的內容自己無法認同的話,也會想著以後就不出來打了。 不說勝負,果然在那場比賽很強烈的感受到中嶋的心情。 也正因為如此,賽後即便輸了也能抱著很高興的心情,所以…已經滿足了吧?輸了說這些雖然有點奇怪。 我已做了應該做的事,就如擂台上所說的那樣,已經沒有遺憾的事」 從體能狀況來看現況,還能繼續打下去嗎? 健介「其實,現在是這幾年來從沒有過的最佳狀況,無視年紀的大量吃肉、練習也很猛烈的進行,達到了 115公斤的最佳體重。 還能回到這樣的身材,自己也覺得很高興,「好!還可以繼續打下去吧!」以這樣的心情站上 2月 11日後樂園的擂台。 與中嶋勝彥交戰,那傢伙 指中嶋 的心情全部都感受到了。 我有著「他做為摔角選手太棒了」的那種心情。 說是親子關係也不言過的環境。 一起吃飯、一起練習、一起出場比賽…。 就如剛才所言的、覺得「輸的時候很高興」的那時候起,我的摔角人生也就結束了。 「輸的很高興」這種心情在之前連一次都沒有過。 給我那樣心情的中嶋勝彥、還有那場比賽。 還有來看那場比賽的觀眾們,我想謝謝他們」 將引退訊息開誠佈公後、北斗晶說了什麼? 健介「『你決定了就好,以後就過你喜歡的生活吧』對我說了以上這些話呢」 今後有什麼打算呢? 健介「是呀…。 才剛剛結束、該怎麼辨好呢?但是在 18歲就步入摔角世界、到今年也 48歲了。 一直以來都置身在戰鬥的世界裡,所以想挑戰各式各樣自己想做的事卻不能也不曾做過的事。 去年、萩本欣一先生 日本演員 對我說過一些關於舞台劇的話,也曾讓我參與了一些舞台劇的演出;第一次參與舞台事務心情真的是七上八下的……。 包含上述的舞台劇的事情,我想盡力的去試看看。 接下來是……滑雪吧 笑 ,看看奧林匹克十幾歲的孩子不是都得到銀牌、銅牌嗎?我一邊聲援一邊為他們感到高興,看著那樣努力的身影就想去滑雪了吧 笑。 大家請不要笑成那樣啊... 因為我一直在從事著職業摔角嘛,所以溜冰呀、滑雪橇等等危險的運動一直在避免著。 那些不是有使腳扭傷、骨折的可能性存在嗎?因為這些考量所以沒去做過這些事情,所以看著電視轉播發現 滑雪、溜冰 原來是那樣讓人心情愉快,所以就會有「試試看吧…」這種想法。 職業摔角生涯結束的話,我想去買一些滑雪入門之類的物品」 不進行引退興行或引退試合嗎? 健介「是呀,正因為自己接受了也在 11日的勝彥戰的試合內容,才想說出那樣的話。 如果另行舉辦引退試合,但那場比賽的內容自己無法接受的話,我想那就沒有任何意義了。 所以我才想在 11日的比賽做一個結束。 因為有那場比賽,才有那句脫口而出的話,才有這樣的感情。 我真的感覺非常舒暢痛快」 ( 媒體圍繞採訪健介一人的情況) 看起來是很愉快的表情? 健介「會有這樣的表情,我想是因為與勝彥的試合自己也感到非常滿足吧。 如剛才所言,一直以來我每次的敗戰,都是很悔恨的心情。 「這個混帳傢伙!」像這樣的想法,所以以不想輸給任何人的心情加倍練習。 說出那個宣言並沒有任何的後悔,只有很高興的心情。 勝彥是會逐漸成長茁壯的選手。 希望中嶋這個年代的選手,能持續不斷的讓摔角界熱起來。 我還在現役的時候,有很強的競爭對手、也有無法超越的前輩存在。 正因為有那樣的競爭對手與厚壁存在,所以不斷練習與他們對抗,並打破那道障礙往前進。 我想因為有那樣不放棄的精神,今日才造就了佐佐木健介這個選手,勝彥雖然戰勝了我,但之後還會出現更多厚壁,希望他能繼續挑戰下去!」 你也說了體調良好的話,這樣引退不會留戀嗎? 健介「年輕的時候,我從海外遠征回來的時候也有說過一句話,「人生要活得充實而短暫」。 我把那句話清楚的記在心中並且努力的去實踐,在速度、力量上都保持不退步,平時就全力去練習、去打好比賽,所以到現在我仍然沒有改變。 所以今年雖然 48歲了,依然是最佳體調。 因為相信著那句話 人生要活得充實而短暫 而努力鍛鍊自己,所以我到現在還是保持著最佳體調。 雖然敗給了勝彥,但也得到了比勝負更重要的比賽內容,也感受到那傢伙 勝彥 的心情,全部的東西都感受到了。 結論是沒有後悔的心情。 出現了「沒有後悔」這個心情是不行的!所以說,摔角選手 -佐佐木健介已經結束了,我是真的這麼想的。 因此即使想偽裝自己的心情繼續打下去,我想也沒什麼意義了。 「人生要活得充實而短暫」是自己說過的話,不想對這種心情說謊。 所以心情真的是非常舒暢痛快喔」 有因為小橋等人同世代的引退,使自己有意識到這天的來臨嗎? 健介「有喔。 年齡不就是這樣的東西嗎?但是我對自己是非常嚴格的。 在我心裡完全沒有後悔這件事。 我認為在這個世界 摔角界 不對自己嚴格是不行的,還需要別人來使喚去練習才去練習的男人是不行的 意味不能自動自發。 因為我自己也有鞭策自己,所以我覺得我能成為現在的我真的是太好了」 今後還有與摔角界的接觸點嗎? 健介「今後再考慮吧。 勝彥也還在業界。 想持續關注的心情還是有,但是我已從摔角擂台上走下來了。 我想與摔角界的界線還是要劃分清楚」 DIAMOND RING 今後會如何呢? 「我想這不是我該隨便回答的事,這應該是靠年輕的力量還有能量去思考各種可能性。 只是,以我個人的意見…宮原健斗不也是離巢獨立了嗎?獨立後去更大的戰場挑戰。 所以我希望他們獨立去外面累積各式各樣的經驗,不只是屈在一個小場所,而是往各式各樣的大環境,累積各式各樣的經驗,成為最棒的摔角選手、最棒的男人-我是這麼認為的」 還會持續鍛鍊身體嗎? 健介「嘛... 大概到死都會持續下去不是嗎 笑 ,果然就像希望成為強壯的男人一樣,我們也都希望能成為強壯的父親吧,我想還是會持續鍛鍊下去」 摔角界對你引退的反應是什麼呢? 健介「比較起來北斗晶引退當時的反應好像比較大 笑 ,我這邊沒那麼熱烈。 我認為這個很難用言語直接表明,雖然職業摔角確實是一個很有魅力的工作,但也是一個很危險的行業。 我認為這個職業區分成很多類型,也有人選擇殘留在這行業直到燃燒殆盡為止。 只是我已領悟了自己的心情,用那樣的方式引退也好。 雖然或許會有沒有前例可循而有部份躊躇猶豫的心情在,但是也是有這樣的生活方式=我希望能把我這樣的方式教給後輩們!果然人生還是很長的,在人生中想成立家庭,在家裡等著你回來的人最希望的還是『平安歸來』這件事。 必須要考慮那樣的事,我是這麼想的」 沒有正式引退比賽,最低限度的引退儀式也沒有嗎? 健介「什麼都不打算做。 雖然一般都認為要有引退試合或敲鐘十聲的儀式,但是沒有也沒關係吧-我是這麼想的。 自己能接受從擂台上退下來的事實,我認為有這樣的幸福感真的是太好了!謝謝各位!」 以上,全文完。 看完健介的說法後,這根本是激勵文吧!健介的體調一直都保持的很好,是因為他練習時都很全力的去做,保持不退步的心,這點真的是所有摔角選手都應該擁有的心態,就連引退時都選擇在最佳體調的狀態引退,可能是他真的覺得該退下了,如上所說,他再裝下去也沒啥意義了。 另外,個人也覺得健介不辨引退賽是件好事,因為佐佐木健介如果要辨引退興行的話,也絕對是確保滿員的狀況!但之前因為 西川潤事件與健介現在 DIAMOND RING大樓負債的一些私事,難保八卦新聞不會大肆宣揚並亂做猜測與文章來誤導社會大眾!雖然個人不認為西川潤事件與負債問題會影響到讓健介因此引退。 但健介在心情上或許多少有影響到,所以健介選擇這種引退方式,對他而言說不定是件好事吧,在此也祝福健介家族啦。 像健介這種力量型的戰士,身體上應該也傷痕累累了,雖說他體能狀況還保持的不錯,但看到他退下來,以一個摔角迷而言,心裡雖然萬般不捨,但還是尊重他的決定就是了,這對健介與北斗晶這一個家庭來說,其實是好事,也祝福他們了。 以後來寫一篇,我印象中的佐佐木健介好了。 話說,從來沒看過笑的這麼開心的引退記者會 ….

次の

Yahoo is now a part of Verizon Media

中島 健 人 名言

最近迷上了一位日本偶像,但是身邊沒有朋友飯日本偶像,完全沒有共鳴,所以打算用部落格抒發下心情。 sexy zone的leader-中島健人,百變Kenty 暱稱:Kenty 生日:3. 13 星座:雙魚座(完全的雙魚啊) 血型:A 擅長:鋼琴、似乎也會彈吉他、英文(發音真的很好) 最近無意間看到了一部日劇"我才不會對黑崎君說的話言聽計從",一開始我並沒有太在意男主,彈幕中也有許多人攻擊男主的外貌與演技, 一開始我覺得男主的外貌也不算太差,演技也還蠻不錯的,至少很吸引我, 可是後來越看越覺得男主長得還挺好看的,戲裡的一些小動作也很可愛,不知不覺就深陷其中了, 搜尋了一下才知道他是傑尼斯的偶像團體 sexy zone)中的一員,第一次看到這個團名我不禁想像了一下他們的風格, 抱著害羞的心情看了他們的LIVE(24-7),雖然跟想像得不太一樣,但還是讓我覺得挺不錯的,因為我之前完全不飯日本偶像,也 常看到網路上說他們的舞蹈不太整齊,所以一直沒有好的印象,看到sexy zone演出時的第一個反應是,這不是很好嗎,沒有那麼糟吧。 說回來Kenty身上 因為看到他演出的第一首歌是24-7,而第二首是Kenty的solo歌Mr. jealousy當時真的覺得他唱功、舞蹈及氣場都很好也還蠻符合戲裡的樣子(以為他的個性是屬於酷帥、高冷型的), 那時我還挺納悶為什麼大家都稱他為傑尼斯下任王子 ,但沒多久我就懂了,他的solo歌Candy讓我頓悟了,讓我不禁懷疑我看到得是同一個人嗎,那笑容真得很甜,笑與不笑, 覺得還挺反差的(不過我就喜歡這樣) ,而Kenty在談話性的節目中也展現出他的高情商及智商,我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把情話說得這麼清爽、甜而不膩,更重要的是還很真誠, 連不吃這一套的我都深陷其中了(但僅限Kenty),與前輩的互動也很可愛,雖然有時也會撩一下前輩但更多的時候是被撩,可是都保持一定的距離,很有分寸,真的還挺王子的(聽說他私下也是這樣並不是塑造角色)。 而越喜歡Kenty就越發現,他雖然對任何人都很溫柔也都會撩,但卻都保持一定的距離,表面看起來從容卻對任何事都很在意,對自己很嚴苛, 不知道為什麼這點還挺打動我的 , 他雖然溫柔但卻不軟弱,從容卻不服輸, 他雖然常常說一些令人害羞的情話,但卻令我不覺得輕浮不穩重,反而讓我覺得他很看重粉絲們,而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麼懂粉絲心的偶像, 他雖然想法挺浪漫、夢幻的,但有時卻又挺現實、實際的,不會過於單純、美好。 我更喜歡這樣時而夢幻,時而實際, 他雖然平時與團員們打打鬧鬧,但關鍵時刻比誰都像哥哥、像一位leader, 他雖然平時都掛著笑容,但有時卻又會露出高冷的氣質,令人有點難以靠近的感覺,我覺得他還挺難捉摸的在某一些方面來說, 而他也是一個很有自己想法的人,很有個性, 我覺得Kenty雖然不是看一眼就覺得很帥的人,但他的氣質卻會讓你由衷覺得十分帥氣。 雖然我覺得Kenty很好,是一個很稱職的偶像,但卻不是大家都這麼覺得,雖然他也有些缺點,畢竟人都沒有完美的, 但有時在彈幕中看到批評他的話語,還是令我覺得很難過, 網路上也有許多批評他的文章,例如:對前輩不敬、看起來很油膩、不受粉絲喜歡等等,但我覺得人還是需要認識的,不能只看表面, 以前看到這些文章,我會既難過又生氣,替Kenty打抱不平, 但現在我也只會看過就算了,我相信Kenty的努力,終有一天會讓那些批評他的人看到並後悔。 而有些人覺得Kenty小時候比較可愛比較好,但是我覺得不論什麼時期的Kenty都很吸引我, 小時候很可愛但長大後很帥, 小時候的Kenty 長大後的Kenty 反正說了這麼多,我就是希望喜歡Kenty的能更喜歡他, 不喜歡Kenty的能對他改觀, 還有許多樣子的Kenty我沒有提到, 如果喜歡Kenty可以自己去發掘他的好。 順便一說, 我最喜歡他彈鋼琴時的樣子, 沒有偶像包袱搞笑的樣子, 表演時的樣子,看Kenty的表演每次都能對他再一次的心動, 我最喜歡的就是Kenty的Forever L 第一次聽到這首歌、看到這首歌的歌詞時, 我真的被感動了 , 真的感受到他時時刻刻惦記著粉絲們的心, 努力讓粉絲們對他更心動、讓粉絲們開心、幸福, 對我來說Kenty就是一位王子, 一位很稱職的偶像, 我想他會是我最欽佩也最喜歡的偶像。 不知道Kenty girls是不是也這麼想呢?.

次の

【ジャニーズ名言・格言集】ジャニーズJr.松村北斗が神回答!&関ジャニ∞丸山隆平がファンに感動!?|ジャニーズ研究会

中島 健 人 名言

「轉向文學」代表作家 從日本的文學流派來看,島木健作與高見順、中野重治、德永直和林房雄等作家一樣,皆是「轉向文學」 的代表性作家。 可惜的是,與同時代的作家相比,他的知名度不高,亦非文學評論家青睞和推崇的作家。 換句話說,只有文學史家和研究者們還對他保有閱讀的熱情。 事實上,島木健作是他的筆名,本名為朝倉菊雄。 他出生於北海道札幌,兩歲時父親就撒手人寰,北海中學畢業後,當過雜役和辦事員。 他於1923年來到東京尋求生機,卻遇上了關東大地震,負傷被迫返鄉。 1925年,他進入東北帝國大學(今東北大學)法學部選科就讀,由於信奉社會主義思想,熱衷於學生運動而荒廢課業。 翌年,他便中斷學業,前往四國香川縣的農會,擔任有薪書記投入農民運動。 的確,島木健作屬於激進主義者,有著彼時的時代病症,試圖以革命般的熱情來拯救凋敝的農村。 在這股激情下,他於1927年正式加入,算是實現青年的夢想,但也為自己招來牢獄之災。 翌年3月15日,伺機已久的日本政府終於出手了,祭出嚴厲的《治安維持法》,對非法組識及其第三共產國際設立的支部,展開肅清和逮捕行動。 在這個史稱中,數千人遭到逮捕,並起訴了300名赤色分子。 島木健作身為農運的急先鋒,自然也在被檢肅的名單中。 當時肺結核病甚為猖獗,島木健作也患了肺結核病,始終未能根治。 因此關押期間,他的病情愈加惡化,獄方束手無策,只好將他從一般監舍移至隔離病房,以免感染擴大。 其後,島木健作因承受不住精神與肉體的雙重折磨,極想早日重獲人身自由,最後在獄中宣布思想「轉向」,放棄赤色的政治立場。 但儘管如此,他直到1932年3月才獲釋出獄,後來投靠其在東京本鄉經營古舊書店的胞兄,暫時解決流落街頭的危機。 轉向文學另一代表作家高見順(左),右為川端康成,攝於1949年。 圖/維基共享 寫實主義作品:〈難忘的風景〉 若對島木健作客寓他鄉的記述感興趣,〈難忘的風景〉這篇隨筆,似乎可以獲致某種程度的佐證,甚至可以將它視為自傳的縮寫版。 島木健作畢竟是寫實主義的高手,他描寫故鄉北海道與四國香川縣的風景之外,也著重於歷史與人之間的關係。 他在文中寫道,日本有許多自然風光,基於自身的興趣,他很少去遊歷,但自嘲是個想念故舊的人。 他認為,這與其出生成長的地方有關。 以他左派觀點看來,明治政府頒布各種措施,吸引本地居民前往嚴寒之地北海道開拓,就是不折不扣的殖民政策。 這樣做的目的,在於進行勞動力的分配和半殖民地的經營。 他說,儘管札幌市淪為半殖民地的歷史不長,封建思想的禁錮仍在,幸好還保有某種自由的氣息。 只是,在少年時期,他已經無法從生活的市鎮中感受到祖輩們胼手胝足的痕跡。 也許,正因為這樣,他倒是很熱衷於造訪至今仍保有舊昔光影的城下町、歷史遺蹟和古寺建築等,彷彿親歷其境就能重返古代場域一樣,讓他追想和感受千百年來庶民的生活面貌。 有時候,他來到埋骨古寺裡墳頭長著青苔的古墓前,往往產生一種錯覺,古墓裡真的埋著那樣的古人嗎?他坦言道,並不喜歡看到那樣的風景,不過有些場景卻令他印象深刻。 他認為這些風景背後隱藏某種生活樣態,那自然風光甚至與其往昔的生活有著情感聯繫,這令他難以忘懷,若把它分割看待,便要失去全部的意義。 他由此得出一個看法,自然風光總是帶給人類生機和感動,有時還發揮著啟蒙的作用。 故鄉的山水 說到故鄉的土地風情,島木健作特別懷念札幌附近的山川林野,因為那些地方與他憂愁的青少年時期緊密連結著。 譬如大學的農場、植物園、隨處可見青色牧草田、豐平川的上游、真駒內的牧場、月寒、圓山、手稻山、藻岩山、最近唯一有黑熊出沒的札幌岳,以及山頂處冒著微微白色煙氣的樽前山,全是他少年時熟悉的風景。 正如前述,他因家庭的因素,中學畢業以後,就必須為生活另謀出路,這時最能療治其憂愁心靈的就是故鄉的山水了。 他很懷念登山、在溪裡游泳、釣魚、野外素描、冰雪消融匯入溪流的美景、看著成群鮭魚游動。 冬天套著自製的雪鞋攀爬雪山的日子,彷彿舊日的情景就浮現眼前。 他依然記得,距離札幌五里的地方,有個叫錢函的漁村,由於那裡漁獲量極高,所以將它取名為錢函。 然而,自從鐵道鋪設到那裡之後,整個海岸線被污染了,破碎的木片和發黑的垃圾物品載浮載沉著,夏季一到,卻又成為札幌人的海水浴場。 他喜歡在暗夜裡沿著人跡寥寥的海邊,邊走邊聆聽著濤聲,有時還會巧遇認識的朋友,如果看潮的人增多,他就在海水浴場外的空地上點燃篝火,這屬於他少年時期的浪漫情懷。 在他看來,白天的海潮聲和躍然無言的火焰,似乎都在向他傳達一種少年特有的愁緖。 不僅如此,當他朗讀齋藤茂吉的短歌時,還不禁掉下眼淚,因為他曾經在這地方差點溺斃身亡,湧動的海水把他衝來捲去,他已叫不出聲音來,直望著虛無和空蕩蕩的天空。 島木健作作品《再建》、《土地》。 圖/作者提供 舊日創傷 寫到這裡,相同的處境,似乎又撞擊到島木健作的舊日創傷。 他自我嘲諷地說,想不到十年後的夏日,他帶著病身所乘坐的囚車就行駛在這條白色的路上,看著車窗外的陽光,白亮得令人眩目。 他深深覺得,這幕情節就如同死亡的影像,為什麼疊現著,卻不肯散去。 在文章最後,島木健作提到初次參與農民運動,那時正值秋天,他乘船到對岸的村莊,看見北上川流經附近的河口形成了很大的彎道,風景極為美麗,令他終生難忘。 不過,也許是因為他患有肺結核病,或者神經特別敏感,比起嚴寒地凍的隆冬,他喜歡生機盎然的夏天。 這是一種病理的渴求反應。 他繼續說道,在他因參加農運成為刑事被告人,從四國乘船被押送到對岸之際,看到瀨戶內海的海景,心情甚為激動,但坐牢拘禁讓他的身體變差,每每心跳加快,不斷咳出血痰,這時他只能緊抓著甲板上的扶手,朝向湛藍的大海吐出血痰。 他回憶說,當他被關押在獨居房,每日只能隔著窗戶望向藍天發呆,在那逼仄的天空,他有時會看到老鷹和白鷺鷥緩緩飛過,彷彿在俯視著他們這些受刑人一樣,直到淡出彼此的視線之外。 島木健作這篇情景交融的隨筆,收錄於《日本隨筆紀行第二卷:北國小鎮的身影》(作品社)。 回歸社會的島木健作 1932年島木健作終於回歸正常的社會生活,於1934年發表處女作中篇小說《麻瘋病》,描寫年輕的共產主義者太田於獄中突發肺結核病,由於他是思想犯,被送入與麻瘋病人同住的隔離囚房。 他目睹麻瘋病人雖生猶死的生活,深感生活的重壓而心灰意冷。 這時,自己的同志岡田良造因患麻瘋病也被送入此囚房。 然而他看到良造病勢嚴重,卻未喪失對共產主義的信念,堅持不轉向,進而從這種精神中得到鼓舞。 可以看出,島木健作採取這種寫法和結局,頗有愧疚和補償心理。 同年,他的第一部小說集《獄》問世。 1936年,他成為《文學界》雜誌同仁。 翌年發表長篇小說《重建》、《生活的探求》,為轉向文學代表作。 1939年組建農民文學懇談會;1940年到中國視察之後,發表報導文學《滿洲紀行》。 此外,島木健作主要作品還有長篇小說《盲目》(1940)、《基礎》(1944)和遺作短篇小說《赤蛙》(1946)。

次の